劳动教育难在哪儿 叠被子会煲汤 劳动仅止于此吗

劳动教育难在哪儿 叠被子会煲汤 劳动仅止于此吗

除了培养生活技能之外,还需要更多创造性的劳动实践来使孩子获得比分数更宝贵的成长。

“我有50个汉字,想体验创新实验室”;“我有40个汉字,想在课间做一天的助教”……11月12日,在成都武定肖雪教学楼,学生们排队等着兑换他们的“饺子劳动存折” 负责道德教育的副校长王志宏告诉记者《工人日报》,这是学校在劳动教育过程中创新劳动评价形式的措施之一。他希望学生在攀登的过程中能感受到劳动的价值,充满期待,并有一个健康的竞争机制。

自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儿童工作委员会于2015年联合发布《关于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中共中央、国务院于今年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以来,中小学面临的“劳动教育”课题“促进了课程完善、资源丰富、模式多样、机制健全的劳动教育体系的建立”。到目前为止,“充分发挥劳动的综合教育功能”的教育教学目标已经达到,表明国家对劳动教育的要求日益加强。

校园里劳动教育的做法是什么?在过去的几天里,《工人日报》走访了成都的许多中小学校,得到的答案令人满意。

收获比成长更珍贵

在银行职员的帮助下,学生们可以自己存一次钱,和家人一起度过中秋节,了解川菜,自己完成一道川菜.在成都的第五届丁晓雪,学生可以通过上述做法从子女的劳动存折中获得相应的储蓄。

“饺子劳动存折”是肖雪五鼎专门为学生设计的劳动教育评价表。 班主任根据学生在校工作、家务劳动和社会实践,从“是否参与工作、参与状态和参与结果”三个维度对学生进行评价和盖章。学生们收集邮票后,把它们兑换成“饺子硬币”,存入个人“劳动存折”。当面值储蓄达到一定数额后,他们可以在学校大队部的“饺子银行”兑换奖励经验卡和志愿者卡。

”这种有形的激励机制深受学生的喜爱,因为所取得的成果是立竿见影的,家长也给予了积极的反馈。 王志宏告诉记者,训练孩子掌握必要的生活技能是生存的需要,也是享受未来生活的基础。学校希望为他们创造尽可能多的劳动机会,引导学生参加劳动。

“一个好的激励机制真的可以事半功倍地让学生对劳动感兴趣。” 成都树德中学(西区)校长宋易云告诉记者,学校已将劳动教育纳入劳动实践成绩优秀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体系,并颁发劳动奖章作为奖励,每年5月1日劳动节期间举行颁奖仪式。 为了让劳动教育渗透到学生校园外的时间和空房间,学校还精心设计劳动练习本,并以劳动练习的形式将学生可以做的任务,如洗碗、洗衣服、扫地和整理房间,分配给学生。家长写评论来评价他们,学校最终评价了优秀的作品。

“烹饪看起来很简单,但在亲身经历之后,我发现它如此困难,甚至切蔬菜都需要正确的钥匙来集中注意力”;“当我亲身经历环卫工人的工作时,我知道工人不容易,工作是最光荣的”;“夏天的厨房热得像蒸笼,给我端上美味食物的妈妈太难吃了”;“打开舒德中学学生的作业书,我想起了一句关于作业的话。

父母的评价充满了对孩子劳动成长的感动和珍惜。一位母亲在吃了孩子们自己做的西红柿和炒鸡蛋后,在评价专栏中写道:“孩子,虽然这是一道简单的菜,但母亲突然觉得你已经长大了,希望你永远做一个更好的自己。来吧!”毫无疑问,功课很重,分数的重要性不需要多说。因此,每一分钟都是学习时间。当一个孩子在劳动实践中真正获得并成长时,它对父母来说往往比高分更珍贵。 武定学校校长唐健认为,正是在这种矛盾中,学生家长不断形成促进劳动教育的认同。

劳动教育绝对不仅仅是生活技能培训。

劳动教育绝对不仅仅是简单的生活技能训练,比如叠被子和煮汤。更多创造性的劳动实践点燃了学生的思维火花

“这是我上学期设计的自动避障车。它通过前面的两个超声波测距模块检测障碍物,并具有相应的转向功能 饶金毅今年12岁,是丁晓雪的六年级学生。通过连续两年参加学校的创新教育选修课,他被编程课程深深吸引。他也会在业余时间选择和阅读相关书籍。现在他已经能够独立完成编程工作。

“我更喜欢设计。劳动班设计的校服手稿也由学校交给制造商加工成品,并参与教师、学生和家长投票选出的新校服的比较和选择 陈项燕也是武定小学生活学校的六年级学生,她向记者仔细解释了女孩夏季校服的设计理念,“简约、阳光、活力,更能体现学校的独特元素。”

“拉刀锯、直锯、竖锯、锉刀.这些都是我们平时制作创意家居所需的工具。 “在丁晓雪创意木工车间,四年级学生傅静宜对几十种木工工具了如指掌。她还向记者展示了学生团队完成的自制钟表、小长椅、手摇音乐盒等作品。她甚至介绍了3D打印机和激光切割机的具体用途。

从大众的角度来看,这些学生所展示的才华无疑超越了传统中小学生的理解。这一切都是学校新时期劳动教育的探索和尝试。 然而,成都万达第七中学副校长张有财对此问题有更深入的思考。 他认为最好的劳动实践是与学科教育相结合。

张有财说,每年3月,高二学生的生物课就提到了“生物发酵”一章,学校借此机会组织学生进行泡菜腌制技能大赛。 这涉及许多食品安全问题。学生不仅可以应用他们在生物学上学到的知识,促进思维,还需要为泡菜做包装和广告设计。通过整个过程,学生可以得到多方面的实践训练。 将来,他们希望探索更多融入学科的劳动教育课程模式。

磕磕绊绊的进步

劳动是一切的起点 显然,劳动教育是中小学必须做好的事情之一,但在推广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 争取家长的认可和参与是几乎所有中小学劳动教育实践中的一个共同话题 张有财表示,根据学校的劳动教学安排,一年级二年级、一年级二年级和一年级二年级的学生每周都会有一节课,周一至周五下午的时间将用于综合实践课程或普通课程。在一些家长看来,很难接受孩子有这么多时间“玩耍” “没有家庭参与劳动实践,很难实施劳动教育.” 成都泡桐树小学德育主任彭静告诉记者,为了赢得家长的参与,他们仍然将两个教室开放为“家庭厨房”,为学生和家长提供一个练习作业的平台。通过充分发挥家庭委员会的主体作用,可以加强家校合作,增强亲子互动,实现家校合作。

社会资源的短缺也是学校渴望突破的困难。

“学生需要一个更广阔的平台来理解社会、理解自然、观察生活、理解生活和理解社会,但迄今为止学校开展校外实践的接触面积仍然相对较小 张有财说,目前他们已经与图书馆、科技馆、检察院、律师事务所和一些企业达成了切实可行的合作项目,但还远远不够。 他希望获得更多的开放和整合资源,促进全社会参与的合作教育机制的深化,为学生的个性成长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来源:工人日报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del365.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